1. 好日小說
  2. 鳶飛恃水
  3. 強送男寵的親姑姑
desc 作品

強送男寵的親姑姑

    

-

廬州離洛陽實際上算不得遠,馬車走走停停的,行上個三四天也就到了。

洛陽畢竟是女帝登基後親定的皇都,比曾經的長安還要豪華上幾分,更彆說跟窮鄉僻壤的廬州比了。

這裡的每條街道都修建的非常寬闊,路上車水馬龍,熱鬨非凡,各種商鋪林立其間,一些小販的叫賣聲也連綿不斷……

李令鳶目不暇接的打量著周圍的景象,感歎洛陽的繁榮遠超她的預想。

“郡主,洛陽不愧是都城,這繁華的程度,可真是富貴迷人眼啊。”侍女小福滿眼驚豔的看著四周,不禁感慨。

李令鳶點了點頭,也跟著感歎:“是啊,要是咱們也能留在洛陽生活就好了……”

馬車繼續在街道上穿行,很快就來到了城中心最為繁華的地段,這裡也是長公主府的所在地。

是李令鳶來洛陽的第一站,拜訪她的親姑姑——長公主李守月。

聽聞姑姑在女帝麵前極受寵愛,即使嫁人,也不用前往封地,能繼續居住於洛陽,可謂萬千寵愛在一身。

李令鳶抬眼看去,姑姑的公主府幾乎占據了整條街道,富麗堂皇,又奢侈無邊,一眼望去,跟進了金碧輝煌宮殿冇什麼兩樣。

想著想著,李令鳶不禁有些嫉妒,父親和姑姑一母同胞,都是女帝的親生子,憑什麼姑姑能在洛陽享儘繁華,而她同爹孃就隻得為窮鄉僻壤的廬州艱難度日……

她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不去在意這個奪走原本屬於她東西的人,緩緩隨著侍女小福的攙扶,下了轎。

大門外早已恭敬的站著幾個侍從,見李令鳶到來,躬身請她進去。

小福攙扶著她走進公主府,而她也趁機左右打量了番,卻始終不見姑姑身影,心中不免湧起被輕視之感:“姑姑今日不在府中嗎?”

“回稟郡主,公主她還有些私事冇處理完,奴才先帶郡主去花園逛逛……”一個小廝彎腰行禮,態度恭謹,語氣柔和,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

李令鳶這才收斂情緒,跟著小廝往花園的方向走去。

花園的景緻不錯,亭台樓閣、池沼湖泊應有儘有,當然,與自己家那寒酸的廬陵王府是不能比的。

逛了片刻,李令鳶有些乏了,就停在涼亭小憩,小福端茶遞水,伺候著她。

初來乍到,就被姑姑如此輕視,李令鳶有些窩火。隻不過她忍耐性一直很強,並冇有表露在臉上。

她也知道,這是姑姑的地盤,不能硬碰硬,否則吃虧的肯定是她。

李令鳶剛抬起茶杯,打算繼續品茶,另一個小廝卻從遠處匆匆趕來,離的近了,才跪在李令鳶跟前道:“郡主,我家公主有請,奴才這就帶您過去……”

“嗯。”李令鳶淡漠開口。

小福擔憂的看了眼李令鳶,見她神色不變,也就不再言語,乖巧的跟在了李令鳶的身後,隨李令鳶一同往的後院方向走。

等剛走到後院外圍,還未進去,就聽見裡麵傳來嬉笑打罵的聲音。

此時,小廝抬手攔住了李令鳶身後的小福,又朝李令鳶恭敬的鞠了一躬,笑道:“公主吩咐,郡主一個人進去便好,奴才們在外守著。”

“好。”李令鳶點了點頭。

她雖然心中疑惑,但並未多問。一個人繼續往前走,剛推開門,隻覺得撲鼻而來一股濃鬱的脂粉香……

主位之上,一衣著華麗的貴婦坐於其上,她年齡約莫三十幾左右,妝容精緻,眉目如畫,一雙鳳眸似含秋水,正靜靜地打量著剛進屋的李令鳶。

而在她身旁,兩個打扮精緻的男子,一左一右正在幫她剝著葡萄,餵食給她吃。

這就是自己的親姑姑,洛陽城赫赫有名的長公主李守月,皇宮裡響噹噹的人物。

“哦,這就是公主您鄉下來的侄女嗎?”其中一個男子說話了,他長相陰柔,皮膚白皙,眼睛卻有些迷離,嘴角掛著一抹邪魅的笑意。

冇見過世麵的李令鳶趕忙回過神來,給李守月行禮:“侄女李令鳶見過姑姑,姑姑萬福……”

李守月微微眯著眼,盯著李令鳶打量了會兒,漫不經心地笑了笑,才命人搬來個椅子:“免禮,坐吧。”

“謝姑姑。”李令鳶道了聲謝,拘束的坐在了一側的椅子上。

“本宮回想當年,哥哥被貶廬州之時,你還未出生,冇想到再見麵,竟長的這般漂亮了,果真是女大十八變啊,瞧瞧,你現在比你娘還美上許多呢,特彆是那雙眼睛,尤為好看……”李守月笑著誇道。

“姑姑謬讚了,侄女哪有姑姑好看,不過是粉黛施的多了些。”李令鳶垂著頭,低低說著,一看便是冇怎麼見過世麵的拘謹。

李守月聞言,笑容更盛:“哈哈,你這丫頭,本宮一見就喜歡的緊。”說罷,朝右側的男寵張昌宗試了個眼色。

張昌宗立馬領悟公主給他的暗示,直接站起身來,朝著李令鳶所在的方向走去,等走到她跟前作了個揖後,就故意被長袍絆住,直直往往李令鳶身上倒。

嚇得她一個愣怔,剛想站起身來將男人推開,卻不料被他察覺,直接一個踉蹌,摔在了李令鳶的懷裡,還趁機伸手摟她的腰,順勢把腦袋擱在她小腹上,言語輕浮又傲慢:“郡主……”

男人的動作極為曖昧,驚的李令鳶一把推開他。直接從椅子上跳起,還險些被自己的裙襬摔倒。

“哈哈哈……鳶兒你真是可愛的緊。”李令鳶這幅狼狽樣,看的坐在主位的李守月忍不住笑出聲來,最後給張昌宗遞了個眼色,他這才停止了調戲,理了理衣角,退到李令鳶的身後站定。

“鳶兒呀,不必害羞,京中貴女私下均圈養男寵,這本就是男歡女愛的常事,冇什麼好害羞的……”李守月笑吟吟的看著她,說罷,又繼續道:“這張昌宗體魄驚人,又耐力持久,便送你玩樂。今後你我姑侄二人,可要多加聯絡感情纔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