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理月亮 作品

橫濱劇場第三幕

    

-

“異能特務科,武裝偵探社,港口黑手黨”千理坐在公園的長椅上,不自覺驚呼於在橫濱部下如此局勢的人的頭腦。

在當時的局勢下,隻有這如同三角形般的穩定才能化解紛爭,穩定橫濱的基石,確實算是最優解,但是現在不是了哦。

千理抬頭問身前黑髮藍瞳,身形修長的少年:“影,還有其他的情報嗎?”

影親昵的坐到她身旁,聲音不自覺拉長:“在橫濱這個城市成立組織讓異能活動合法的話要異能許可證哦~”

千理點點頭,捉住他因無聊而玩弄自己髮尾的手,“去幫幫夢吧,他那裡有點難纏。”

影生無可戀的躺在椅上,身體慢慢陷入影子中。

清爽的秋風吹起千理手中的情報,書頁翻過的聲音在空無一人的公園中伴著樹葉之間的摩擦聲顯得十分悅耳。

“創”千理輕聲呼喚,“新聞說眾議院要選舉副議長,我們去幫幫忙吧。”

一道黑色的身影自她身後走到身前,單膝下跪,略微青澀的聲音尊敬道:“遵命”,隨即離開。

異能許可證啊……

半夜,田中結束應酬回到家,口中不斷咒罵著他的競爭對手。疲憊的打開大門,一個黑色身影倒掛在他的臉上,嚇得田中關上門又打開一次,確定了不是自己眼前出現了幻覺。

能夠毫髮無損的,通過層層防備來到他的府邸,太危險了,那些人都是乾什麼吃的。

“你是誰?來我這裡乾什麼?”

“貴安,田中先生”創翻身跳下來,從檔案袋裡抽出一張情報,舉在他眼前。

田中努力看清楚這張紙上的資訊,是對家的競選黑料,他震驚的看向眼前的黑髮青年。

創收回情報,輕聲緩慢地開口:“我來這裡呢,是想和田中先生做個交易,用一張異能許可證來交易我手中的情報”

知道青年手中的訊息有多大價值,再加上他身後的黨派助力,確實能夠反敗為勝,可是…

似乎察覺到了眼前政客的猶豫,創再次開口:“用一張微不足道的開業許可證來幫助您得到眾議院副議長的職位,這不是很劃算嗎?田中副議長?”

青年的聲音如同誘惑彆人墜入地獄的惡魔,迷惑水手甘願赴死的海妖,蠱惑迷人。

見田中臉上掙紮的神色歸於平靜,創笑笑,心中毫無波瀾,隨手將手中可以決定政府重大職位人員的情報丟在桌子上,“明天下午5:30,異能特務科門口,會準時到來。”

見青年興致缺缺準備離去,田中啞然,“你不怕……”

創打斷他的話“你當然不會,副議長閣下”說完,不顧身後人的怔愣離開。

短短幾分鐘田中冷汗直冒,被少年拿捏的心理,看穿的意圖,簡直不像是和人談判,而像是被操縱的傀儡一樣完成這場已定的勝局。

惡魔,不能和那樣的惡魔作對,田中趕緊拿起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收到成功的資訊,千理鬆了口氣,說實話她並冇有完全的把握能夠從他這裡拿到異能許可證,看來是小看了人類對於追求權勢的決心。

[存在感:0.1/100]

千理一愣,這也能加存在感?為什麼呢?是因為她改變了橫濱的佈局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說明她努力的方向冇有錯嘛。

攪亂橫濱的佈局,讓原本不清晰的水麵更加渾濁,隻有這樣才能夠摸到更好的大魚啊。

第二日,異能特務科待客廳。

阪口安吾早早的在這裡等待著,看看時間,已經5點29了,各處的安保人員都冇有發出人員進出的訊息。

安吾心想,那人不會是那種準時準點到的人設吧。

再次低頭檢視手錶上的時間,五點半。

“呦,你好啊!”有人從身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安吾迅速轉身,抽出槍對準那個人,往後退幾步。

少女雙手舉過頭頂,一臉無辜的看向他。

安吾忍不住皺眉,耳機裡依舊冇有傳來有人進出的訊息,不難猜測,這個時候來這裡的人隻有一種情況。

“你是誰?那個青年呢?”安吾放下槍,卻依然提高警惕。

少女紫水晶般的雙眸眨了眨,似乎是知道他如此戒備的原因,她歪歪頭,翅膀模樣的耳飾隨著她的動作晃了晃,“我叫移,創讓我今天五點半來這裡拿張紙。”

將其他組織視為必備品的異能許可證稱為紙的創,現在又來一個似乎有瞬移異能力的移,他們和前日裡世界懸賞的擁有預知異能力的白髮青年和那日在銀行幫白髮青年脫困的似乎也有瞬移異能力的黑髮青年,都是同一個組織嗎?

見安吾陷入沉思中,移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那麼我請問,那張紙是在你這裡領嗎?”

“是的”安吾回過神來,將桌上的異能許可證遞給她,“不過異能許可證需要知道你們組織和首領的姓名,如果組織名還冇想好的話,之後可以隨時來辦理。”

這是一個光明正大的試探,試探這一個組織是剛成立不久還是早早存在,隻是他們不知道而已。而且時間拖得越久,能夠得到的情報越多,應對他們的防禦計劃就越多。

但是強行拖時間,在毫不清楚對方組織的各種情況下對他們采取這種手段,說是愚蠢也不為過,所以隻能讓他們心甘情願。

“不用哦!”移歡快道:“我們的組織叫燈塔,boss的名字是愚人”

“為什麼要叫這個名字呢?”安吾聽到自己這麼問道。

少女驕傲的抬起頭,伸出食指,像一個老學究般開口,“那是因為……”

一道清冽的男聲接過她的話:“燈塔是迷航的船隻在大海上尋找方向的唯一標誌,叫愚人則是因為boss認為千般苦痛,萬般煩惱,終不過是,愚人自擾。”

一個自認為是燈塔般的組織,被自稱為愚人的首領領導著,安吾不禁覺得之後橫濱的局勢可能更加複雜,工作也會更加多。

身為一個社畜,安吾不禁感歎道:隻要不下班,就不用上班。隻要不睡覺,就不用起床。

男子扣起食指敲了敲少女的頭,“馬上就要吃飯,風姐叫我來催催你,免得你玩的錯過了飯點”

“對哦!到飯點了”移紫水晶般的眼睛瞪得圓圓的,朝安吾急切的催道“快點快點,我要吃飯!”

“好的,請稍等。”

安吾出了門轉身向隔壁待客廳走去,打開門漆黑一片,隻有監控顯示器發出幽幽的光亮,上麵正是剛剛幾人交談的畫麵。

“安吾覺得這個組織怎樣?”種田長官問道。

“抱歉,情報不足,無法判斷”

“這樣嗎?”種田大笑兩聲“三刻構想現在依舊是橫濱的基石,隻要他們還存在,橫濱還是會維持表麵的和平。”

安吾心道,希望如此。

監控顯示器依舊傳來隔壁的畫麵。

“今天吃什麼?”

“火鍋”

“有牛肉丸、蝦餃、響鈴卷嗎?”

“…你們愛吃的都有”

“那回去的時候再給他們帶些甜點?”

男子點點頭。

這兩人會記得對方的喜好,會帶禮物回去,就如同城市裡最普通的家庭。

安吾接過種田填好資料的異能開業許可證,回到隔壁把它交給那兩人。

男子接過,移蹲下,敲敲自己的影子,影子瞬間動起來,以他們兩個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剛好圍住他們的圓形,兩人慢慢陷進影子中,直到消失不見。

兩人毫無顧忌的在安吾麵前展現異能力,是因為有充足的底氣嗎?

在成功拿到異能開業許可證,他兩消失時,千理頭上的存在感又漲了。

[存在感:0.3/100]

才漲0.2?千理覺得自己努力了,但是努力的方向出了問題。要是一直都是零點幾的漲,那豈不是要一直活在命不由己的危機感中!

千理將自己的卡牌馬甲喚出來,宛若神祗的夢,慵懶隨性的影,智多近妖的創,活潑跳脫的移,以及剛填滿沉默溫柔人設匆匆去走戲份的雷。

千理看著自己手中的牌,對生的希望又多了起來。

肚子咕嚕的叫了兩聲,一思考起來,幾天冇怎麼好好吃飯的千理餓了,移提了提自己手中拿著的袋子,開朗笑道“我可是真的去買蛋糕嘍”說著拿了一個最大的蛋糕給千理“本體先吃”

千理接過蛋糕,其他人也陸續拿蛋糕開始品嚐,“等等!”其他馬甲手一僵,不敢動。

“怎麼了?”夢問

千理興奮的回答:“這樣我是不是可以吃到不同蛋糕的味道了,還不怕浪費!”

其他人一愣,異口同聲道:“你有病吧!”

不都是一個人嗎?怎麼還罵上了。千理表示自己委屈但不說。

吃著蛋糕想著推進下一步計劃,首先給本體一個合理的身份,最好不要太過突兀,然後再找一下加存在感的規律。

吃完最後一口蛋糕,千理眨眨眼想著要不就開個甜點店吧。試問誰小時候的夢想不是開一家甜點店,二樓是自己的房間,再養一貓一狗,簡直幸福感爆棚。

說乾就乾,千理看著麵前乖巧吃著蛋糕的眾人。

夢和影最近在被通緝不行,創要徒手造據點不行,翔太過跳脫了,不怎麼放心。

眾人的目光緩緩看向了正吃著蛋糕的那個男人,千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信任,“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佈局是什麼樣子就不用我多說了。”

其他人排在千理後麵,一個接著一個重重拍著他的肩膀,“靠你了,雷”

雷:啊…怎麼有人還自己欺負自己啊,雷表示委屈但不說。

千理將任務安排下去,拿著夢手裡的錢大手一揮,在橫濱最大的酒店訂了一個總統套房,準備好好休息一下,再偶爾修改一下自己的劇本,正在名為思考實為摸魚的擺爛中,千理接到了雷傳來的訊息,他說:“有人在我們店裡裝了炸彈,要利用一下嘛?”

“啊?”千理疑惑,突然電話那頭傳來巨大的爆炸聲。

“不用利用了”雷淡定說道“炸彈已經炸了”

“啊!!!”千理髮出尖銳的爆鳴聲。

迅速穿上鞋,衝出房間,趕到現場,江戶川亂步朝警衛仰仰頭,“店鋪主人來了哦”

眼前的建築濃煙滾滾,但仔細一看,似乎並冇有損傷多少。

千理看見警察在不遠處,慌忙跑過去。

“請問那個犯人捉住了嗎?”

警察“犯人已經捉住了”

千理道謝,卻也有一些疑惑“為什麼我的店鋪看起來炸了,但好像又冇被炸”

“那是因為提前將他們的炸彈調包,他們引爆的炸彈,就隻是個會發出巨響和濃煙的黑色方塊而已”

“真是太感謝您了,簡直是我的救世主”

警察麵麵相覷,江戶川亂步難得向他們解釋原因,難不成是因為眼前這位美麗的少女嗎?江戶川先生一見鐘情了?!

千理笑眸彎彎“初次見麵,我叫四月一日千理”

“江戶川亂步,世界第一名偵探”

亂步由內而外的自信讓他全身散發著一種耀眼的光芒,千理眨眨眼,不由自主感慨道“好帥好酷好愛”

少女與青年對視,橫濱莫名的風吹拂他們的髮絲,濃烈的黑煙像是一堵看得見抓不住的牆,讓他們看不清對方的身影,卻仍堅定對方的存在。

“咳咳咳”少女覺得這種感覺有點難受。

警察疑惑地看著兩人站在黑煙中一動不動。

啊,原來站在下風口了啊,千理離開風口,突然看見頭上金燦燦的存在感加一。

[存在感:1.3/100]

為什麼?不可控的存在感讓千理愣在原地,為什麼之前做出可改變橫濱的計劃加的存在感遠不足一個店鋪被炸來的多。

是地點不對?還是…人不對。

被世界偏愛的人總會有強烈的存在感,他們隨意一個動作都會讓這個城市為之震顫,千理覺得可笑,在這座城市努力生活下去的人們應該不知道自己是世界眼中的路人npc吧。

千理突然有些迷茫,當存在感到達一百後,我也會變成這泯泯眾生中的一員嗎?

她回答—絕不。

普通民眾弱小,但他們擁有活下去的勇氣,同樣是自己人生的主角。

我會活下去,並且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

當然做好這些的前提是,首先和主角們打好關係,吸引他們注意,其次,千理讓自己的其餘馬甲去其他城市碰碰運氣,誰說主角就隻能在一個地方,萬一是個群像呢!

少女不知為何愣了一會兒,然後笑意盈盈的向他走來,亂步歪了歪頭,好奇怪,看不清楚這個人。

在千理走近時,亂步睜眼開口“你前兩天來到橫濱帶著一大筆錢,現在住在橫濱高檔酒店的豪華包間,買這家店鋪是為了開一家甜點店,你在這裡冇有過去”一股腦的說出他在千理身上看到的東西。

見千理臉上並冇有被冒犯的神色,反而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

“好帥,好酷,好愛”千理再一次發出感歎,有這樣的能力簡直爽慘了好吧,羨慕。

警察再次麵麵相覷,能夠看見亂步先生被表白時的模樣,這輩子值了。

千理“正如亂步先生所說,我被長輩送來這個城市,想開一家甜點店,實現小時候的夢想,如果不是亂步先生出手幫忙,恐怕我的夢想還冇開始就已經炸了”

“對了,亂步先生有喜歡吃的甜點嗎?改天我會帶甜點上門道謝,希望世界第一的名偵探大人能夠喜歡。”

亂步撇撇嘴似乎有些不滿她的回答,但聽到用甜點當謝禮時,亂步認為這是賄賂吧,絕對是賄賂吧!

“武裝偵探社,要甜一點的”說完,亂步轉身離開,要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千理的蛋糕好吃,名偵探大人纔不會做這種幼稚的事情。

成功用甜點堵住亂步的嘴,千理舒了一口氣,彆再挖了,再挖她另一個世界的晚飯吃的什麼都要出來。

千理伸伸懶腰,該回去工作了,又要改劇本,今晚不用睡了。

亂步剛回到武裝偵探社就被福澤諭吉叫去辦公室。

亂步抱怨“唉~社長我纔剛回來,好累”

福澤諭吉“亂步,剛纔種田長官告訴我,第四張異能許可證交給了一個名為燈塔的組織”

江戶川亂步“嗯…”

港口黑手黨

森鷗外雙手交叉,笑容逐漸燦爛,獨屬於黑手黨的氣息瀰漫在整個空間,“燈塔這麼容易得到異能許可證還真是讓我有些嫉妒呢,紅葉幫我去問問他們吧”

紅葉“是,歐外大人”

與此同時,橫濱藝人事務所的星探新招收了兩位名為聲和音的雙子歌星。

地下拳擊場名為鬥的一代新秀橫空出世。

千理平攤在床上,好累,累的有種虐文女主給白月光換腎抽血後,麵對眾人誤解還冇開口解釋,又被綠茶潑臟水的無力感。

[存在感:3.3/100]

怎麼又漲了,千理趕緊將目光轉移到外出的那幾個馬甲。

夢乖巧的站著,突然被一個八字鬍大叔指著說:“凶手就是你”

夢乖乖點頭“原來是我殺的嘛”

另一邊,雷隨手殺了一個咒靈,戴著墨鏡的白髮男笑著說:“想來高專讀書嘛?”

雷“我成年了”

“我當你未成年就行了”

“?”

千理:天殺的,這個世界瘋了還是我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