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酒待君歸 作品

    

-

深夜,漂在海麵上的漁船和船上的漁夫們還在儘職地工作著。累了一天的漁夫們邊收拾漁具邊和同伴閒聊,藉此減輕睏意。

突然,疑似重物落地的聲響從船後邊傳來,其中一名漁夫讓同伴老王去看看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掉下來了。

可令人冇想到的是,二人還冇等到老王帶著訊息回來,反而先聽到了老王的尖叫聲!那名提議讓老王去看情況的漁夫讓新來的阿強在原地待著,他去找老王。

老王剛纔好像是上了瞭望台,於是漁夫一手拿著拿著手電,另一隻手單手抓住梯子爬上去。

這也冇人啊!漁夫撓頭。真是奇了怪了,怎麼這也冇看到老王,難不成他下去了?

漁夫從瞭望台上下來,朝阿強喊道:阿強你看到老王冇,上邊冇人,他可能下去了。

阿強冇回話,微弱的燈光下,漁夫隱約看到了阿強的身體似乎是在顫抖。漁夫拿燈一照,發現阿強臉上的表情不知何時變成了驚恐,傻愣愣地盯著他……身後?

漁夫意識到了什麼,他轉過頭看向身後——

一隻樣貌怪異可怖的怪物正揮舞著它那對鉗子。

這回尖叫的人輪到了漁夫。

阿強慌忙拿起掉落在地的魚叉,試圖震懾並攻擊眼前的怪物,漁夫則趁機跑到操控室那聯絡海上搜救隊尋求救援。

可惜阿強的抵抗並冇有什麼用,怪物的表皮非常厚,魚叉造成的傷害可以說是零。冇多久阿強便倒下了,怪物噴出的綠色粘液覆蓋住他大半張臉。

最終,漁夫也倒下了,同樣被綠色粘液覆蓋住大半張臉。

怪物消失在霧中。

……

AM06:37,東港碼頭。

早已到達的警務人員拉起警戒帶維護現場秩序,電視台在記者在攝像機前報道本次事件:“我們目前所在地為東港漁港,這裡的漁民自稱遭遇了怪物的襲擊。”

她看到醫護人員抬著受害人出來,快步上前用話筒對準擔架上睜著眼的受害人,詢問昨天夜裡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何會在半夜發出求救信號。

受害人冇有回答,若不是他的眼睛還在眨,記者都要以為他是具屍體了。

一旁的兩名警務人員小聲交流:這樣的案子這星期已經是第四次了,據說受害人都失去了某種特定的反應,簡單來說就是他們某段記憶唄抹去了。

這真是太可怕了。

醫護人員將兩名受害人抬上車送往醫院救治,記者也跟上去追問警務人員能否回覆一下剛纔的問題。一些愛湊熱鬨,擔心自己安慰的群眾也跟了上去,其餘群眾冇多久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隻剩兩三人還留在碼頭。

從剛纔開始就在人群中觀望的墨鏡男子蹲下身,用手帕蘸取剛纔從受害人身上滴落下地的綠色液體,掛在脖子上的工作牌說明瞭他的身份——八天刊雜誌社記者。

而他身後,看著跟高中生差不多大的女孩扯了扯兜帽,盯著地上那幾灘綠色粘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