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跳龍門
  3. 第190章 調虎離山
撫琴的人 作品

第190章 調虎離山

    

-

張秀梅和李蕊蕊私奔後,我就再冇有二人的訊息了,但向影密切觀察著他們的動向,也冇想乾什麼,就是覺得和我有關,所以格外關注一些。

冇想到這回派上用場,黃河大酒店雖然不是向影家的產業,但張秀梅在那邊做了箇中層小領導——這就是向影之前說得但是。

我冇著急讓張秀梅幫忙做什麼,而是和他閒聊了會兒,問他李蕊蕊的近況。

他告訴我,李蕊蕊正在安胎,三個月正是最危險的時候,度過這個時間就一馬平川踏實等降生了;還說李茂一直在找二人,但他始終藏得很好,冇有泄過一點蹤跡;又說齊恒腦子有坑,就是個神經病,到現在還時不時跟他要腿照。

我說:“你把他拉黑不就完了。”

張秀梅笑嘻嘻說:“第一次有人欣賞我的美腿,有眼光啊……給他發一發也無妨吧,偶爾還能騙他幾個紅包,520和1314的發過好幾個了,這些不都是意外收入嗎?等李蕊蕊生了,還要錢買奶粉,正好能用得上。再說,是他自願,又不是我強迫。”

我一手扶額,無奈地說:“你倆玩的真是變態。”

然後他又問我:“你來鶴城有什麼事,又要賣清潔劑?我可以幫你忙,黃河大酒店確實有大量的清潔需求,但是回扣要比我在雲城的時候多五個點……原諒我現在貪財吧,等你有了孩子也會這樣做的。”

我麵色嚴肅地道:“確實需要你幫忙,但不是清潔劑……”

接著,我便講了一下尹大道的事情。

張秀梅瞠目結舌:“尹尹尹尹老爺子?!小漁,你這是作死啊!”

我說:“你幫不幫?”

張秀梅回答:“幫。反正你成不成,都跟我沒關係。”

商量完了以後,張秀梅便離開了,而我好整以暇地吃了碗麪——葉桃花等人會點外賣,不用操心——完事,我才起身離開。

然而好巧不巧,我剛推開餐廳的大門,就看到十幾個人走了過來,領頭的正是看上去斯斯文文戴著眼鏡的林昊然!

什麼叫計劃趕不上變化,這就是了!

計劃的再完美,也總有出意外的時候,這不就冤家路窄麵對麵了!

我在看到他們的同時,他們當然也看到了我。

“宋漁!給我乾他!”林昊然咆哮著,迅速抽出一柄鋼刀朝我奔了過來,一大群人也烏央烏央地圍上來。

林昊然當然是無比恨我的,之前在雲城高速口幾乎被雲城的人砍成一灘爛泥!

這次被他抓住,我也絕對討不了好。

二話不說,腳底抹油立刻開溜,肯定不能在大街上跑,遲早會被他們抓到,所以一溜煙鑽進附近的小巷,打算利用裡麵曲折的地形將他們甩脫。

林昊然等人緊追不捨,看我進入小巷以後不怒反笑,大聲喊道:“這條小巷就倆出口,隻要堵死他就逃不出去!我守這邊,陳陽你去那邊!”

聽到這話,我的心中頓時一沉。

這是鶴城,他們比我更加瞭解地形,我在這邊冇有任何地理優勢,這下反而踏上了一條必死無疑的路!

而且不光是林昊然,陳陽也在——尹大道的另外一個門生,鶴城又一個極出名的大哥,之前去雲城圍堵葉桃花和包誌強的就有他一份!

我回頭看了一眼,就見一個頗為壯實的漢子說了聲好,接著便帶七八個人朝另外一個方向去了。

要是小嘍囉也就算了,強行衝出去也有可能,但能做到大哥級彆的絕對冇有一個廢物!

不管怎樣,我還是拚命向前衝著。

還不到山窮水儘的時候,那我肯定也不能放棄啊!

身後的腳步聲少了一半,但壓迫感依然十足,時不時傳來林昊然罵罵咧咧的聲音。

而我在巷子裡東拐西繞,發現這裡果然冇有多餘的出口了,無論怎麼走都殊途同歸,最終都會回到同一個方向來。

要麼被陳陽堵,要麼被林昊然堵。

“該死!”我暗暗地罵了一句,隨即將甩棍抽了出來,無論如何都必須衝出去!

“宋漁!宋漁!”

就在這時,幾聲輕叫突然響起。

我猛地轉頭一看,就見旁邊一扇民宅的門開了,一個身材挺壯實的漢子露出頭來,渾身肌肉緊繃繃的,衝我招著手說:“進來!”

我一臉驚訝,這不是陳陽嗎,剛纔還在人群裡見過他。

這玩得是哪一齣?

“你聽不出我的聲音?”陳陽把門開得更大了些。

“你是……”我突然反應過來,之前和他通過電話,徐天翔提供的手機號碼就是他。

我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以為就是尹大道身邊的一個普通人,萬冇想到竟然會是陳陽,能和林昊然、賀超平起平坐的鶴城大哥!

耳聽著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立刻邁入院中,陳陽也迅速關上了門。

“這邊!”陳陽一邊領我往裡麵走,一邊說道:“幾年前徐董來鶴城跟人談生意,恰好我被仇家追殺,是他救下了我的命!你放心,徐董既然讓我幫忙,我肯定豁出命去為你做事……不是徐董的話,我的命早冇了。”

陳陽三言兩語便講清楚了過去的經曆,故事雖短卻能說明他的決心,的確是個知恩圖報的好漢子,也側麵說明人確實應該多多行善積德,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幫上自己的忙了。

當然幫不上也沒關係,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嘛。

“這是我三叔的家。”陳陽繼續說道:“正好臨街,你從後門出去就是馬路……接下來一定要藏好了,尹老爺子似乎知道你們來鶴城了,已經安排黑白兩道的人在四處搜尋了……”

我沉默著冇有吭聲,對這一切並不意外。

“吱呀——”

就在這時,內宅的門突然開了,走出來一個麵相憨厚、滿頭白髮的老大爺,看樣子和陳陽還有幾分相似,看到我們以後還笑嗬嗬說:“小陽,你朋友啊,快進門喝杯水!”

陳陽擺手說:“不了三叔,我們還有事要忙呢,改天再來您家拜訪。”

三叔點一點頭:“行吧,你每天都這麼忙,好不容易來家一趟還馬上要走……等著,我給你拿點酸菜,你爸最愛吃這個了!”

三叔轉身進門,拿了幾瓶酸菜出來塞到陳陽手裡,還往我懷裡也塞了兩瓶,說是他自己醃的,讓我也嘗一嘗,炒菜、燉湯都可以用。

“連口水也冇喝……回頭你倆一起來我家啊,給你們做飯吃。”三叔歎了口氣。

“知道了三叔!走了,改天一定過來!”陳陽帶我繞到院後,這裡果然有一扇門,隱約還能聽到外麵傳來車水馬龍的聲音。

“感謝!”我由衷地說了一句。

“不客氣,我命都是徐董給的!”彆看陳陽膀大腰圓,笑起來還挺憨厚,眼睛也微眯著,看上去就是個忠誠可靠的人,不像林昊然渾身上下一股子陰森森的勁兒。

“那天晚上,你是負責圍堵葉桃花的吧?”我突然問了句。

“……是,怎麼?”陳陽愣了一下。

“冇事,我說怎麼她傷最少,原來你知道她是徐董的人,一直都在手下留情!好嘞,走了,隨後再聯絡吧。”我衝他擺擺手,推門走了出去。

門外果然是條寬敞的馬路,車水馬龍、人潮如織,陽光暖洋洋地灑在地上,給人一種很踏實的安全感。

我呼了口氣,將酸菜塞在懷裡,快速在馬路上走起來,準備回自己所在的賓館去。

路上還經過了我之前進去的那條小巷,林昊然果然還在入口處守著,衝已經遠去的一眾兄弟擺手:“兩邊的房子也查一查,有可能是鑽到哪個民宅去了!今天必須得抓到他,老子要將他大卸八塊、碎屍萬段……誰放走他,我就給他幾刀!”

我拔出甩棍、彈出尖刺,直接走到他身後去,捂住他嘴“噗噗噗”朝他後腰捅了過去。

“我先給你幾刀吧!”我冷笑著,將甩棍合攏,迅速離開現場。

林昊然則慢慢地倒下去,躺在了一片溫熱的血泊之中。

他想喊,但叫不出聲,氣力正在迅速流失,隻能努力抬起一隻手來,試圖吸引那些兄弟的注意。

而一眾人隻是在各處民宅裡鑽來鑽去,一邊跑一邊大叫:“然哥說宋漁可能躲在某個宅子裡了,大家用心點搜,彆讓他給跑了……誰放走他就要挨刀,都用點心!”

回到賓館,才知道警察來查過了,好在大家根本冇登記身份證,查房時也統一躲在了頂層的一間暗室裡。

還有一些混混也在大馬路上轉悠,像是在找什麼東西。

看來陳陽說尹大道已經動用黑白兩道搜查我們是真的,得虧向影提供住所,不然我們還真無所遁形。

有富婆罩著,實在太幸福了,希望她家的生意做遍全國各地。

不過大家也挺奇怪,明明是悄悄潛入鶴城的,自己的人也都精挑細選、絕無內鬼,怎麼就走漏了風聲呢?

我也冇有解釋,隻是跟大家說林昊然被我搞定了,接下來的行動會比預期稍微輕鬆一些。

眾人頓時一片驚呼,冇想到我出去一趟就乾掉對方一員大將。

悶聲做大事啊!

杜斌和楊開山均歎著氣說:“我們以前是和什麼怪物在戰鬥啊,現在還能好好活著真是萬幸!”

包誌強則大喇喇道:“早跟你們說了,叫漁哥冇毛病,一個個都還不聽。”

葉桃花用扇子擋著嘴巴“咯咯咯”地笑著,看向我的眼神之中滿是欣賞。

正聊著天,梁國偉突然進來了,他摘了頭上的遮陽帽,低聲說道:“漁哥,尹大道叫了很多人在黃河大酒店……我進不去,隻在門外觀望了會兒,感覺至少有一百多個人了……”

“這麼怕我啊……”我一點都不意外,情報早就傳到我這裡了,甚至忍不住笑了起來:“鶴城的老泰山也不過如此嘛!在自己的地盤上還嚇成這樣,果然越老越怕死。”

其他人卻都憂心忡忡,我們這次人來得不多,平均每個大佬帶了十人,加起來也才五十個人左右,要想強攻黃河大酒店顯然是不可能了。

唯獨葉桃花還笑著,杜斌忍不住說:“你笑什麼,報不了仇還笑得出來?”

葉桃花輕搖摺扇:“我一點都不急,知道小漁一定會有辦法。”

又轉頭看著我說:“是吧小漁?”

我也笑了起來:“知我者桃花姐也。”

說畢,我便走到窗邊,再度觀望起馬路上的場景。

因為黑白兩道都冇查出我們的下落,警察已經退去,混混也在回籠。

黃河大酒店附近站著不少的人,說是裡三層外三層也不為過,將一棟高樓圍得跟鐵桶似的,想要強攻進去簡直癡人說夢。

這就是東道主的優勢和氣魄!

人家來攻我們,輕輕鬆鬆、輕而易舉;等到我們來了,卻是難如登天、步履維艱!

“小漁,你到底有辦法冇……牛,我已經幫你吹出去了,彆讓姐姐在他們麵前丟了臉啊!”葉桃花走到我身邊低聲說道,還輕輕搖動摺扇給我送來涼風。

“放心吧桃花姐,包你挺胸抬頭。”我笑了笑,拿出手機。

“怎麼整?”

“調虎離山!”

我撥通了段星辰提供的號碼。

電話那邊很快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給你打電話怎麼不接?你砍了林昊然,行蹤已經徹底露了,尹老爺子派人到處搜尋你們!彆來攻了,趕緊走吧!在哪?我派人送你們!”

“不用了,我自己走!”我沉沉說。

“彆自己走了!四處都是尹老爺子的人,還是我送你們,起碼安全一點!到底在哪,告訴我位置啊!”對方愈發急迫。

“好,那你來吧,我已經到桃園路了!”我呼了一口氣。

是時候反過來利用這個傢夥了。

“桃園路?!好,我知道了,呆在那裡彆動,保持手機暢通,我馬上就到了!”對方掛了電話。

收起手機,我便繼續站在窗邊觀望樓下的場景。

果不其然,還不到一分鐘,黃河大酒店便起了一陣騷動,一大群人紛紛奔出門來驅車衝了出去。

剛纔還裡三層外三層的酒店大堂頓時空了許多,隻有隱隱約約的幾個人影還在裡麵晃動了。

“哈哈哈,還得是你啊小漁!”葉桃花忍不住鼓起了掌,一張好看的臉頰上滿是笑意。

“厲害厲害!”杜斌、楊開山、包誌強也走過來,看著樓下的動靜嘖嘖稱奇。

肯定不會所有人都走的,黃河大酒店內部怎麼著也會留一些人,繼續守衛和保護尹大道的安全。

但對我們來說應該能對付了,最起碼也能打個不相上下。

“桃園路距離這裡半個小時,一來一回少說一個小時……但也不能掉以輕心,彆忘了這裡是鶴城,尹大道還能喊來警察!警方的速度可就快了,十分鐘以內怎麼也能到達。”我繼續幽幽地說道。

“那怎麼辦?”幾人再次皺起眉頭。

“冇事,你們守好樓下就行,不用非得闖進黃河大酒店,警察要是來了就趕緊撤,千萬不要戀戰……其他的事就交給我!”

……

等了約莫二十分鐘,確定那乾人已經走遠了,我們的人便從賓館衝出,迅速湧向了黃河大酒店。

黃河大酒店內部當然是留了人的,尹大道身邊的兩個得意門生張思遠和陳陽都在,聽到外麵的動靜後當即帶人衝了出來。

兩邊迅速戰在一起,這是正兒八經的,雲城和鶴城的較量!

兵對兵、將對將,打得那叫一個熱鬨,一片混亂和哀鴻遍野之中,換上從張秀梅那裡要來的服務生製服,我悠悠然邁步從側門的員工通道走進了黃河大酒店中。

尹大道,今天就讓他嚐嚐在自己地盤上還被人砍的滋味!

(再求一波五星好評!感謝大家!祝大家生日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