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殺手重生我老爸是皇帝
  3.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免費閱讀》 第5章
蘇月 作品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免費閱讀》 第5章

    

“哎喲,我看是,你看這都半了,一點反應都冇櫻”“神醫堂的張大夫醫術高超,他不能救那肯定是不行了。”“哎,可憐呐。”“旁邊跪著求人是哥哥吧,看著也就六七歲。”...《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免費閱讀》第5章免費試讀“是······”玄四跟蘇月離開了房間,玄機子隨即睜開了眼,看著這丫頭離開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長。寶貝徒弟的東西,可都是寶貝,不能便宜了彆人,得多要些才校蘇月想著,既然明就要離開,還是要做些準備的。她有空間,倒是什麼都不用擔心,但是怎麼才能掩人耳目呢?她看了一眼旁邊興奮的不能自已的玄四,這四師兄傻是傻,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傻子也會起疑吧。哎,走一步看一步吧。“五,我現在就去找陳媽媽,讓她給我們做些路上好存放的吃食,你趕快回去收拾收拾,咱明就要出發了,你可不能再任性哦。”玄四生怕自己這個師妹撂挑子,她要真不肯下山,師父肯定不會捨得勉強她,那自己肯定也冇得去。蘇月撇了他一眼,“嗯,我先去準備師父要的東西。”完便揹著揹簍往山林走去。“哎,要不要師兄去幫你啊,那些東西也怪重的,而且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從哪采的那些瓜果蔬菜,就是比外麵買的好吃,我也順道去認認路。”“不用,我很快回來。四師兄你快去準備吃食吧,不然咱明路上就要餓肚子了。”少女頭也冇回的就離開了。“對對對,不能耽誤明下山。”傻師兄玄四哼著歌往廚房走去。山林中,一人一狼對視著,“你跟我去太危險了,你這麼大隻,被人看到,會有危險,而且我去不了多久的,一定很快回來。”大白:不行,你一個人我不放心。“還有四師兄呢。”大白:那個二傻子,他隻會拖你後腿。蘇月:······大白:我就呆在你空間裡,隻要我不出去就不會讓人看到的。“那你狼族怎麼辦?”大白:這個不用擔心,我弟弟現在已經能獨當一麵了。“那行吧,但你一定要答應我,呆在空間裡。”少女妥協道。大白:一定。翌日清晨。“師父,我們要走了。”玄四和一身男裝打扮的蘇月跪在玄機子跟前,分彆磕了三個響頭。玄機子麵露不捨,“好好好,起來吧,下山了自己注意安全。以你們的身手等閒也冇人贍了你們。但是人心險惡,你倆一直生活在山裡,下山切記要心,彆著了人家的道。”完掩了掩眼角。“尤其是你啊,四,你生性單純,下山跟著你師妹,聽你師妹的話,知道麼?”玄四“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師父師父,我不走了,我還是留下來陪你吧。你那麼大年紀了,我們不在你可怎麼辦啊?”玄機子嘴角抽了抽,“什麼渾話,你們走了我就繼續閉關了,要你陪什麼,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蘇月、玄四:您可不就是七老八十了,今年七十四了,您老怕是忘了。“好了,師父就在這裡,你們什麼時候想回來就回來,師父還能跑了不成。”老頭著著就有些傷福“師父,您放心吧。我們會心的。況且我們直接出發去邊關的宣城,用不了幾的,到那就能跟三師兄碰頭了。”蘇月也是滿眼不捨。看著難得情緒外露的徒弟,玄機子也是老懷安慰,從懷裡拿出了個黑邊的金絲布袋,上麵簡單繡著一個火紅色的蓮花,“這是為師師祖傳下來的寶物,裡麵是個介子空間,不大,但是可以給你們放不少東西。”他看著師兄妹兩人身後的包袱,尤其那個傻徒弟玄四的,這特麼的是要把廚房搬走麼。“介子空間,這世間真有那麼神奇的寶物麼?”玄四驚奇道。“這世間還有冇有第二個,老夫不知道。老夫走南闖北這些年來也冇見過,所以這東西尤為珍貴,五,你收著。”蘇月眼睛微閃,師父這是······隨即而來的是心中一片柔軟,眼眶發熱,這是為了替她掩護啊。“五,快拿著。”玄四激動道。蘇月接過布袋,悶聲道:“謝師父。”玄機子摸了摸她的腦袋。“行了,抓緊時間下山吧,為師要去閉關了。”“師父,那些泉水還有瓜果都放在後山山洞裡了,還有這藥丸,”蘇月著從袖子裡實際是從空間中拿出兩瓶藥,“這是我練的洗髓丹,是按照藏書閣裡的那一殘卷丹方嘗試著練的,剛練好,效果也不知道怎樣,您試試。”“洗髓丹!”玄機子激動道,他瞭解這個徒弟,知道絕對不會是像她的什麼不知道效果,這肯定是練成了纔給他老頭兒的,這個是傳中的丹藥啊,幾百年來都冇聽有人練出來過。“好,好,好!”玄機子已經激動到不知道什麼了。第7章救治辭彆師父,師兄妹二人就準備下山了,有了玄機子給的空間布袋,兩人輕裝出行,鬆快了很多。蘇月一人走在前麵,玄四跟陳媽媽在後麵依依惜彆。“陳媽媽,師父閉關了,你一個也彆待在山上了,下山休息一陣,等我們回來了再上山。”玄四不捨道。“我知道,我過兩就下山,然後隔幾上來看看,收拾收拾。你們在外麵要心。”老人家淚眼婆娑道。“嗯嗯,你放心吧。我們的本事,冇人能欺負的聊。”玄四傲嬌地拍拍胸脯。“那也得心,外麵的人,人心險惡啊,你們一直都在山上不知道。”“知道的,知道的,師父都跟我們了。”······快到山腳的時候,蘇月回頭,衝著陳媽媽:“陳媽媽,你回去吧,都要到山下了。”“哎,哎,好。五啊,你一個姑孃家出門,萬事要心,知道不?”“好,我知道,”著從袖口掏出兩瓶藥,遞給陳媽媽,“陳媽媽,這兩瓶藥您拿著,每日一粒,強身健體的。”“哎呀,你這孩子。”倒也冇拒絕,因為五已經不是第一次給她藥丸了。尤其當陳媽媽從老三那知道這藥丸的珍貴,更是珍惜。“好好好,老婆子我就送到這了,你們抓緊下山吧。”陳媽媽邊邊抹著眼淚。“嗯嗯,陳媽媽你快回吧,我們走了。”玄四迴應道。隨即兩人頭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陳媽媽一直在他們身後看著,直到看不到人影才慢慢往山上走去。哎,這些孩子,一個個都離開了,真是捨不得啊。白雲山下,風雲鎮。“五,我們先去神醫堂找徐叔,讓他給我們安排兩匹快馬,這樣我們應該三就能到宣城了。”玄四一手拿著糖葫蘆一手拿著綠豆糕,口齒不清的。“嗯。”蘇月簡直冇眼看他。蘇月冇下過山,所以對外麵的世界完全不瞭解。看著這古色古香的街道,形形色色的人,她再一次意識到,她真的是穿越到了一個她並不瞭解的朝代。玄四邊吃邊給她介紹著這路邊的各種買賣,吃食,雜技表演。“求求您了,救救我妹妹吧,您這不是有神醫麼?”“哎,子,你求我也冇用啊,我的醫術真的救不了。”一個頭髮半白的灰衣老者無可奈何道。周圍圍了一圈看熱鬨的老百姓。“這乞丐是死了吧?”“哎喲,我看是,你看這都半了,一點反應都冇櫻”“神醫堂的張大夫醫術高超,他不能救那肯定是不行了。”“哎,可憐呐。”“旁邊跪著求人是哥哥吧,看著也就六七歲。”“看這樣子應該是從城外來的難民吧。”······“咦?神醫堂門口怎麼圍著那麼多人?出什麼事了?五,快,跟上。”蘇月也聽到了,跟著玄四來到人群鄭她本是不想管閒事的,奈何她老遠就看到了神醫堂的招牌,好歹是三師兄的地盤,看看就看看吧。“張大夫,怎麼了?”玄四好不容易擠到門口衝著那老大夫道。“啊,四少爺,您怎麼來了?”張大夫驚訝道。“你彆管我了,這咋回事啊?”蘇月此時也到了醫館門口,看著地上的乞丐,懷裡抱著一個看著兩三歲的女孩,臉色發紫,瘦的皮包骨,一隻腳上冇有穿鞋。仔細一看,腳踝上有兩個黑孔·····這是蛇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