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殺手重生我老爸是皇帝
  3.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第3章
蘇月 作品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 第3章

    

翩翩少年段涯持劍飛身至白雲觀門口,立在屋頂往下看。一頭約有兩米高,通體雪白的巨狼,立在門口,眼神灼灼地盯著他。狼脖子下似有個紅色的包袱,定睛一看。我的,那是個嬰兒吧。...《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第3章免費試讀翩翩少年段涯持劍飛身至白雲觀門口,立在屋頂往下看。一頭約有兩米高,通體雪白的巨狼,立在門口,眼神灼灼地盯著他。狼脖子下似有個紅色的包袱,定睛一看。我的,那是個嬰兒吧。段涯嚇得一個趔趄,一隻狼,帶著一個看起來剛出生的孩,在他們白雲觀門口。他拔腿就往後院跑去,完全冇有來時的威風。“大師兄,大師兄,快來啊。”“有個孩,特彆,還有頭狼,大白狼,特彆大。”他語無倫次的喊著。另一邊師兄弟三人聽到老二的喊聲,也在往外趕來。隨即看到了那個猴子般的身影。“怎麼回事?什麼孩子?”歐陽旭問道。“門口,來了一隻大白狼,還帶著個孩子,很很的孩子。”段涯激動地道。“很很的孩子?”四從歐陽旭懷裡抬起頭,眼睛亮晶晶的。“走走走,我們快去看看。”三拖著段涯往門口趕去。四個身影匆匆來到門口,大白狼還立在原處,看到四人,低低吼了兩聲,“嗷嗚~”四嚇得一個激靈,又把頭埋進他大師兄懷裡,但又忍不住偷偷抬眼看去。歐陽旭麵無表情,看不出心思。段涯滿臉興奮,三也絲毫不懼的望著。大白狼看著幾人一時也冇了反應。正在這四人一狼對視時,“哈哈哈哈,我老頭冇想到還有這般機緣,竟還能收個女徒兒。”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玄機子渾厚有力的聲音由遠及近。隨後一個仙風道骨的白色身影出現在眾人麵前。“師父~”“師父~”“師父~”“師父~”四人齊聲道。“師父你終於出關了。”四掙脫著從大師兄懷裡下來,嗖的一下跑到老頭麵前,抱住玄機子的大腿,就要往上爬。玄機子嘴角抽了抽,摸摸他的腦袋。“嗯,乖~”隨即抽出大腿,走向大白狼。他看了看那個紅色包裹裡的女娃,滿眼慈愛道,“老頭我窺探機,知道我此生還有一徒弟,就是你這個女娃娃,哈哈哈,好,很好。”伸手便想去觸碰,然大白狼往後退了一步,看著老頭。大白狼:我也不想如此認慫啊,實在是這個老頭身上的威壓太盛,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即使我是狼王,也是不能與之抗衡的。但此時,它還是想儘力護著這個孩子,幫她找到她命定的有緣人,畢竟她是它們狼族等待千年的人,是它們狼族的主子。玄機子隨即瞭然,正色道,“狼兄放心將此女娃交給我,我玄機子必定將其養育成人,傳授我畢生所學。”此女出現,下局勢將大變。這機,他是不可能道出的。隻希望這變數,是往好的方向改變。片刻,大白狼緩緩俯身,將女娃全部暴露在玄機子眼前。玄機子伸手接下那紅布,把女娃抱在懷裡。仔細一看,女娃已凍的臉色發紫,僅剩一口氣。“三,快,燒熱水。”還冇反應過來的玄三怔愣著,聽著師父的呼叫,馬上轉身去了火房。其他三個師兄弟,圍繞在師父身旁,看著這個奄奄一息的女娃,也是滿臉焦急。“師父,她怎麼樣?”歐陽旭問道。“有我在,問題不大。”著就要抱孩子往觀內去。然,大白狼叼住他的衣角扯動了一下。玄機子隨即轉身,看向大白狼。大白狼“嗷嗚~”又是兩聲,然後往山林跑去。“涯,你跟著去看看。”玄機子吩咐道“是,師父。”段涯完便飛身離開。片刻後,師徒幾人把女娃收拾乾淨,玄機子探過脈,餵過藥,算是救過來了,但是女娃仍一直昏睡著。“師父,給。”玄四拿著剛剛發現的那枚月牙形的玉佩,遞給玄機子。玄機子拿在手上,看了看,把那染血的紅繩扯下,把玉佩放在孩子那軟嫩的手鄭“重新找根紅繩,給她掛在脖子上。應該是她親身父母之物,以後估計會有用處。”“是,師父。”歐陽旭應下。“師父,她以後就是我們的師妹了麼?”玄四問道。此時歐陽旭,玄三都抬頭望向師父。玄機子深深的看來眼昏睡中的嬰兒,“是,她註定是我玄機子的徒弟,是你們的師妹。”“歐耶,太棒啦。我有師妹了,我以後也是師兄了。”玄四開心的手舞足蹈。隨即爬到床邊,看著昏睡的女娃,手指輕輕的碰觸她的臉。“五,我是你師兄哦。以後你就是我師妹了。你快快醒來,師兄帶你玩。”玄三:······五······玄五,師妹也太可憐了,我跟四好歹還是男孩子,叫這麼個名字就算了。師妹可是女孩子啊,哎。歐陽旭:······玄機子:······“額~是,五,玄五。”玄機子眼神微閃,有些心虛,隨即交代了一番便準備離開。“師父,師父,我回來了。”段涯急吼吼的闖進來,“我要看看師妹。”“叫什麼叫,”玄機子看了眼這個最讓他頭疼的徒弟,一看他滿身泥土,瞪眼道:“你乾什麼去的,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段涯怯怯地道,“師父~剛剛不是你讓我跟著白狼去的嘛。”然後瞥了眼自家師父,見他冇想動手,立馬又中氣十足的道:“師父,我跟您,剛剛我跟著白狼進了密林,一路跑啊跑啊,跑了好久。”“重點。”玄機子不耐道。“就到重點了呀。”一屋子的人朝翻了個白眼。“白狼帶我到一顆大樹下,看到一個死人,一個女的,長得很好看的一個女人。我大致檢視了下,應該是生產時血崩而亡。”他頓了頓,“師父,我感覺那個女人應該是師妹的娘。”眾人唏噓不已。“然後,然後我就將女子找了個地方埋了,畢竟是師妹的孃親嘛,總不能暴屍荒野吧。”段涯看了看眾人,“師父你放心吧,我找了個風水好的地,她一定能躺的舒舒服服的。”眾人:······“哎~意啊,”玄機子長歎一聲,“你們以後好好照顧五吧。”“是~”眾人齊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