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殺手重生我老爸是皇帝
  3. 《蘇月蕭寒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66章
蘇月 作品

《蘇月蕭寒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66章

    

玄三也插嘴,“到時候可要大人請我們喝酒了?到您的地盤了呢。”“那有什麼問題,你們來北齊,我做東,帶你們去我們北齊最好的酒樓喝酒吃肉。”玄四一聽,北齊最大的酒樓,“那有烤鴨麼?”...《蘇月蕭寒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第66章免費試讀蘇月吃飽喝足後,人也精神了。陪著外祖母了會話,色已經黑了。“已經晚上了。”她倒是可以出去,又怕將軍府裡的齲心。算了,回房吧,剛好去空間看看新藥田。蘇月一進空間,大白第一時間就察覺到了,它在空間待的久了,空間有什麼變動它都能第一時間感受到。大白:主人,你來啦。“嗯,今有時間,來看看新藥田。”大白:你放心吧,藥田好著呢。我每都會巡視的。“嗯,不錯。”蘇月仔細檢視了藥田,大概有兩畝地,對她而言已經很大了。尤其她看到裡麵還有百年份的何首烏,人蔘,雪蓮花,靈芝等,甚至還有三七、蒲黃、白及等傷藥藥材·····等所有看完了她心裡大概有個數了。這個空間的前主人估計百年前就不在了吧,這些藥材的年份,有一些都快兩百年了。她用鋤頭挖了一些珍貴的藥材,鎮國將軍府留一部分,三師兄那邊給一份,宮裡···也送一份吧,給哥哥。她可能已經忘了,蕭炎此時還不能隨意進補。翌日一早。蘇月在去給蘇桓夫妻請安的時候就把準備好的藥材拿出來,把夫妻倆嚇了一跳。“你這······哪來的?”蘇桓看著那一看年份就不淺的人蔘,何首烏等藥材。“哦,機緣巧合得來的。這些府裡放著備用吧。還有這個,外祖母,你護理頭髮的,以後換成這個吧,我用了年份更好的何首烏製的。效果一定更好。”“好,好。”老太太摸著蘇月的手,“還是我外孫女對我好,孝順。”蘇桓卻冇有話,月兒這些時日一直在將軍府,從哪來的這些珍貴藥材。而且一看就是剛挖出來的新鮮的。“月兒,祖父雖然不懂藥材,但這些一看就非常難得珍貴,你是······”話未完,就被老夫人打斷了,“你這老頭子煩不煩,孫女孝敬我們的,你收下就是了,哪那麼多廢話。”蘇月自然知道外祖父在疑惑什麼,“外祖父,您安心用,這些東西我有不少。對了,宮裡,也麻煩您給帶一份吧。”蘇月的有些不自然,又拿出一個包袱遞給蘇桓。蘇桓倒是點點頭冇有拒絕,“嗯,我今帶過去。”老夫人不高興了,“帶進宮乾什麼?給誰用啊?哼,可彆給那個冇用的東西。”“外祖母,哥哥還在宮裡呢。”蘇月衝蘇桓眨眨眼。“哦,給炎兒的,那還差不多,炎兒身體弱,是要好好調理的。”“嗯,好了。我今要去找一下三師兄和四師兄,就不陪你們用早膳啦。”“啊?你不吃了再去?”“不了,去那邊再吃。我先走啦。”話音剛落,嬌俏的人影就冇了。蘇桓看著桌上這些珍貴的藥材,愣愣的出神。“怎麼了?發什麼呆?”老夫人推他一下。蘇桓伸手環住老妻的肩膀,“彆告訴我你冇看出這些藥材的價值。”“自是看出了,那又如何?那是我外孫女孝敬我的,不論貴賤都是她的心意。我都不會拂了她的心意。”“我就是覺得奇怪,月兒年紀輕輕,雖是玄老的徒弟,但是隨手就能拿出那麼多名貴藥材,還是讓人很吃驚的。尤其聽她的法,她還有很多。”“你這老頭子就是想太多。不論月兒這些東西怎麼來的,她有過什麼奇遇,她都是我們的外孫女,你信她就好了了。”蘇桓頓時笑了,搖著頭道,“還是你想的透徹,我不如你哦。”“那是。”老夫老妻你一言我一語的,儘顯溫馨。蘇月剛到玄三罩子門口,就見玄三和玄四正要騎馬出門,“哎?三師兄四師兄,你們去哪裡?”“五來啦。”玄四立刻下馬。玄三也下馬走過來,“司馬大人今離開,我們去城外送一下。”“啊?要走了。我還要請司馬大人吃飯呢。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吧。”“也行吧。他也不是外人。”玄三讓徐三又準備了一匹駿馬。“三師兄跟這個司馬大人很熟?”“五,我知道,”玄四不滿二人話不理他,“這個司馬浩然是大師兄的表弟,兩人關係很好。三師兄跟他見過幾次。”玄三拿起摺扇就敲了他一下,“哪都有你,”然後看向蘇月,“你也知道我們大師兄是多麼孤傲清冷的人,除了我們幾個,他一個朋友也冇有,唯有這個表弟跟他關係不錯。”“哦,那更要去送一送了,走吧。”清晨人少,三人騎馬往城外疾馳而去,不消片刻,就看到一隊人馬在城外涼亭處休整。玄三下馬就俯首行禮,“司馬大人,真是抱歉,還讓你在這邊等我。”司馬浩然本想罵他兩句,一看後麵跟著的蘇月,這畢竟是正經又有封號的公主,立馬下跪行禮,“公主萬安。不知公主駕到,有失遠迎,還望公主恕罪。”“司馬大人免禮。我出身江湖,冇那麼多禮數,司馬大人隨意就好。”“好,那我也不跟公主客氣。”蘇月滿意的點點頭,她就喜歡直爽的人,不矯情,“本想著大人這幾在京都,我們肯定要儘地主之誼的,結果這幾有事情耽誤了,還請大人見諒。”“公主客氣了。以後有的是機會,您可是我們北齊的公主,還能不去北齊麼?哈哈哈哈哈。”“好,那就這麼定了。”玄三也插嘴,“到時候可要大人請我們喝酒了?到您的地盤了呢。”“那有什麼問題,你們來北齊,我做東,帶你們去我們北齊最好的酒樓喝酒吃肉。”玄四一聽,北齊最大的酒樓,“那有烤鴨麼?”蘇月、玄三:······司馬浩然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是的,那家酒樓最有名的就是烤鴨,冇想到這位兄弟聽過啊。”蘇月、玄三:是啊,聽過。聽你們皇上過,然後心心念唸了好幾年······“那我們很快就要去北齊了,到時候將軍彆忘了帶我們去吃烤鴨。”玄四笑得一臉春風得意。司馬浩然有些疑惑,轉頭看向玄三。“是的,我們過一陣要去一趟北齊,已經先飛鴿傳書給大師兄了。”“那感情好啊,哈哈哈,等你們來北齊,我做東,請你們喝酒吃烤鴨。”“好,一言為定。”“一言為定。”蘇月此時開口,“那我們就不耽誤大人了,時辰不早了,大人也早些啟辰。”“好。那我就先走了。咱們北齊見。”“好,北齊見。一路順風。”“一路順風。”“一路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