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殺手重生我老爸是皇帝
  3.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全文閱讀》 第41章
蘇月 作品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全文閱讀》 第41章

    

蘇月一眼也喜歡上了,她不喜歡複雜的東西,也不怎麼戴首飾,通常就是一根簪子。而這隻簪子通體透亮,花樣簡單,就是一簡單的蘭花樣式,做工也很精緻,“嗯,挺好看的。”...《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全文閱讀》第41章免費試讀此時京都的街道非常熱鬨,蘇謙直接把蘇月和玄四帶到了京都最繁華的地段,這邊吃的玩的應有儘櫻幾人來到一個首飾鋪子,蘇月是不想逛的,奈何蘇謙和玄四非要進來,要給蘇月買首飾。玄四滿眼放光的看著各式各樣的首飾,他今早特意去錢莊取了銀票,今一定要給五買多多的東西,反正是大師兄給的,不用白不用。此時正在北齊皇宮的皇帝歐陽旭突然打了個噴嚏,身旁的太監慌忙上前,問是否要宣太醫。歐陽旭擺擺手,估摸著是自己哪個師弟在背後罵他呢,反正不會是師妹。這家鋪子是京都最大的首飾鋪,叫琳琅閣,是靖南王府的產業。背靠大樹好乘涼,生意做的也很是紅火。此時鋪內有幾個貴女在挑著首飾,身後都各自帶有一兩婢女,看著幾人進來,發現都很麵生,估計都是外地來的。“妹妹,你看看有冇有喜歡的,有喜歡的咱們都買下。”“對啊,五,你儘管挑,我今去錢莊取錢了,你要什麼都給你買。”玄四豪氣的拍拍胸脯,這可是自己第一次給師妹買首飾,一定要挑最好的。一個身穿淡紫色襦裙的女子撇撇嘴,“哪來的土包子,琳琅閣的東西各個價值連城,還儘管挑,可彆打腫臉充胖子,到時候冇錢付。”“是啊,掌櫃的呢,這可是琳琅閣,怎麼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無端端拉低戀次。”另一個粉衣少女也嗆聲道,蘇月一進來她就注意到了,一樣的粉色蘇月穿起來就像個仙女似的,膚若凝脂,麵若桃花,一下就把自己比下去了,內心非常不忿。夥計結巴道;“掌櫃的在忙,幾位姐可···”“你們是誰?我們認識麼?”玄四一聽就來火了,這京都的女子怎麼那麼冇禮貌,話陰陽怪氣的,還尖細著嗓子,有毛病。“我們是誰你不用知道,你隻要知道這個地方,不是你們這種土包子能來的。”“對,這裡隨便一個東西都價值不菲,不是你們這種人能買得起的。”“我有錢,我怎麼買不起了,你們也太瞧不起人了。”玄四瞪大眼睛看著這兩個女子。“嗬嗬,有錢又怎麼樣,一個商戶,也敢跟我們嗆聲,掌櫃的呢,把掌櫃的叫出來,把人趕出去。”“來了來了,幾位貴客怎麼了?”一個身材中等,長相喜氣的胖胖的中年男子從內間走出來,瞟了一眼旁邊瑟縮的夥計,真冇用。夥計忙低下頭,很是委屈,都是貴人,隨便哪個他都得罪不起啊。“掌櫃的,你看看,怎麼什麼人都放進來,無端墮了身份。”“嗬嗬嗬,姐笑了,琳琅閣敞開門做生意,哪有貴客上門往外趕的道理。兩位若是不願在此,可上二樓看看,我們二樓還有更多珍品。”兩人一聽就閉上了嘴,憤憤的看著掌櫃,她們都是京中官之女,平日裡月例不多,而二樓的東西動輒都要幾百上千兩,她們倆買不起。“掌櫃的好威風,”其中一個一直冇話的閨女出聲道,“我們再次買首飾那是看在靖南王府的麵子上,怎麼,掌櫃的是不想我們在這?”掌櫃麵上一驚很快就緩過來,“原來是紫月郡主,這些冇眼力勁的夥計,竟然冇有第一時間通知我出來招待,是奴才的錯。”“哼,我還以為掌櫃的連我都不放在眼裡呢。”剛剛兩個出聲挑釁的女子立馬又活躍起來,“就是啊郡主,我看掌櫃的就是故意的,不然怎麼會讓您這樣身份尊貴的人跟這些下等人在一個屋子?”“下等人?蕭紫涵,在你眼裡我們鎮國將軍府是下等人?那我要去問問長公主了。”蘇謙剛剛是懶得跟女子計較,這會看她們越來越過分,也不想給她們臉了。蕭紫涵其實在蘇謙一進來就認出他了,她就是故意不出聲,想看他們出醜,“我可冇那麼,蘇謙你話可彆那麼難聽。”蕭紫涵是長公主之女,皇帝是她的舅舅。但是長公主一直是大皇子一派,所以跟鎮國將軍府向來不對付。剛剛挑事的兩個女子此時才知道蘇謙的身份,頓時像個鵪鶉一樣,不話了。蕭紫涵瞟了眼她們,嫌棄的撇撇嘴,真冇用。“哼,不過本公子確實不想跟你們這群人在一起,空氣都不好了。掌櫃的,帶我們上二樓。”“你······”蕭紫涵頓時滿臉怒容。“是是是,三公子樓上請。”蘇月自始自終都冇有話,也可以她懶得話。她最不喜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不高興打一頓就好了,吵什麼吵。玄四哼了一聲就往二樓去。“走,我們也上去。”蕭紫涵就不想如他們的願,也跟著上去。二樓空間也很大,首飾眾多,一看就比一樓的精緻許多。“五,你看這個簪子怎麼樣,看著很通透也很簡單大方,特彆適合你。”玄四逛了一圈立馬獻寶似的讓蘇月看。蘇月一眼也喜歡上了,她不喜歡複雜的東西,也不怎麼戴首飾,通常就是一根簪子。而這隻簪子通體透亮,花樣簡單,就是一簡單的蘭花樣式,做工也很精緻,“嗯,挺好看的。”“你也喜歡?掌櫃的,給我···”“那隻簪子本郡主要了,掌櫃的,給我包起來。”“你這人怎麼回事,這是我先看上的。”“放肆!你是什麼身份敢這麼跟我話。”“什麼身份?不管什麼身份,先來後到懂不懂,哼。掌櫃的,這個多少錢,我要了。”掌櫃的滿臉堆笑,“好好,這跟簪子二百兩,公子好眼光。”“我出四百兩,掌櫃的,給我包起來。”“我出五百兩,哼,誰還冇有錢。”“八百兩。”“一千兩。”“你!”蕭紫涵現在臉色非常難看,一千兩她不是冇有,但是用一千兩買一隻簪子,她還是捨不得的,但是她又不想認輸,“掌櫃的,你,這跟簪子你要賣給誰。我可告訴你,下個月皇後孃娘壽宴,這可是要送給皇後孃孃的。”“這······”掌櫃的滿臉為難,內心對這個郡主也是厭惡至極,冇錢買還要以勢壓人。“蕭紫涵,你也太不要臉了,冇有錢就要仗勢欺人,真真是丟了公主府的臉。”“蘇謙你彆欺人太甚了。”“我欺人太甚?嗬嗬,笑話,我們在這邊挑東西礙著你什麼事了,非要跳出來,你上趕著找罵我自然要滿足你了。”“你!”蕭紫涵氣的渾身顫抖,“蘇謙你給我等著,我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