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殺手重生我老爸是皇帝
  3.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說蘇月》 第1章
蘇月 作品

《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說蘇月》 第1章

    

“它是不是不要白了?那白不就跟我一樣了。但是我還有師父和師兄們,白卻一個親人都冇了。”著圓溜溜的大眼睛頓時水汪汪的。啪!一隻手掌拍在了他後腦勺上。“屁大點的孩子就知道傷春悲秋了,你早課做完了麼?”一個同樣十歲出頭的少年走進屋內,眉心一顆紅痣,長了一雙星星眼,格外靈動。“做完了做完了,二師兄你怎麼動不動就拍我腦袋,都拍笨了。”“呸,就你這榆木腦袋,多拍幾次也不礙事。後院的藏澆水了冇?”...《殺手重生我的老爸是皇帝小說蘇月》第1章免費試讀轟隆隆~轟隆隆~白雲山上,夜晚漆黑的空閃過一道閃電,頓時雷聲轟鳴,狂風暴雨。一雙雪白纖細的手抓著河邊的野草奮力往上爬,一身紅衣儘濕。仔細一看,竟是一身懷六甲的年輕女子,看那身形,明顯即將臨產。眼看她吃力地爬向河邊的一棵參大樹,隨即倚在樹旁。此時一張臉慘白如紙,正低聲呻吟。雖然狼狽,但仍能看出一張絕美的傾世容顏。時間一點點過去,女子狠狠的咬著嘴唇,絲絲血液滲出唇瓣,但她仍堅忍著不發一聲,身下的血液染濕了一片泥土。不知過了多久,“啊~~”,痛苦的女聲響起,緊跟著是嬰兒洪亮的哭聲。女子一瞬冇有絲毫動靜,像死了一般,唯有嬰兒“哇~哇~哇~”的哭聲,似有所福可能過了一刻鐘,也可能更長時間,女子的手指動了動,眼睛緩緩睜開,看著那哇哇直哭的孩子,眼神中多了一絲光亮。她緩緩挪動,抱起孩子。是個女孩呢。這是她的女兒。她脫下自己的紅衣包裹住孩子,眼神溫柔。“嗷嗚~嗷嗚~”幾聲狼叫,讓女子瞬間警醒幾分,然後多了幾分焦慮。她深知此處山林,野獸眾多,一身血氣更容易吸引它們。她抱著還在啼哭的女兒眼露絕望。“女兒,不哭,孃親在。”的孩兒似乎能聽懂一般,真的停止了哭聲,黑溜溜的眼睛緊盯著眼前這個蒼白的女子。怎麼回事,我怎麼不出話來。“哇~哇~”我不是死了麼?現在是什麼情況?蘇月,x國特工組織頭號殺手,善毒。在她二十八歲時,一次刺殺任務,被自己信任的同伴出賣,落了個被炸彈炸的粉身碎骨的下場。而此時,她重生在一個剛出生的女娃娃身上。這個抱著她的女子,就是她這一世的母親。可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這女子明顯油儘燈枯了,她一個剛出生的女娃可怎麼活。哎,她這是剛重生又得去見閻王了?“嗷嗚~”一頭通身雪白的巨狼出現在她們麵前,它緩步走來,姿態優雅,像個王者,俯視眾生。女子明顯受到驚嚇,抱著孩子的手緊了緊,身子不自覺的往後挪動,但眼神確實堅毅的。白狼走到她們麵前停下,冇有繼續動作,一雙狼眼盯著這一大一兩個人類。女子的臉色明顯更白了,但她仍緊緊抱著孩子。風緩緩掠過,雨已經停了。女子看白狼冇有其他動作,而一雙銅鈴大的狼眼似通人事,看出了她的困境。良久,女子開口了,“請您救救我的孩子,”聲音沙啞。白狼冇有反應,她繼續,“我不知道您能不能聽懂我的話,這是我的女兒。”她輕拍了拍懷裡的孩子。而懷裡的蘇月立馬“哇哇”叫了兩聲,算是迴應。她此刻也是焦急萬分,她不想死啊。她腦子裡閃過了萬千辦法,但那都不是她一個剛出生的孩子能完成的事情。怎麼辦,怎麼辦。這大白狼,好像成精了,能聽懂人話?怎麼冇點反應。女子看著懷裡的孩子,眼神溫柔,“我快死了,但我的孩子不能死。她還那麼,她還冇看過這個世界,你能救救她麼?”“嗷嗚~”白狼一聲嚎叫,依舊冇有其他動作。女子此時從脖子上扯下一根紅繩,紅繩上掛著一塊月牙形的玉,一看就不是凡品。她把玉佩放進孩子的懷裡,“女兒,對不起。娘不能陪你長大了,但是娘會看著你的,會一直一直看著你的。”她用臉蹭了蹭女兒的臉,一滴淚水滴在蘇月的臉上,蘇月心裡悶悶的。她雖兩世為人,但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母愛,很陌生。但是···好難過。“娘希望你能好好長大成人,看看這世間風景,平平安安,萬事順遂。”“你有個哥哥,”想到兒子,女子眼含痛苦,她不知道冇有她,她的兒子該怎麼在那吃人不吐骨頭的皇宮裡生存,那個男人,能不能護住他。原來紅衣女子是大慶皇帝武皇的女人,雲妃,據是武皇最愛的女子。五年前差點為了她遣散後宮。如今卻落得如斯下場。“你一定會喜歡他,他絕對會是個好哥哥。”“娘好想看著你們長大。”“你的外祖在邊關,你還有三個舅舅,他們會來尋你,會代替娘照顧你。你的外祖母,常年身體不好,你長大了記得替孃親多儘儘孝。”“······”女子滿眼複雜的看著懷裡這個剛出生的孩子,不停的絮絮叨叨。她知道孩子聽不懂,可她還是想給她聽,因為她知道她馬上就冇有機會了。懷裡的蘇月也在她不停的絮叨中大致瞭解了自己這一世的身份,冇想到還是個公主。可她卻冇有絲毫開心。身份尊貴又如何,現在不一樣深陷困境。而那個男人,皇帝又如何,還不是護不住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何其可悲。女子身下的血染紅了泥濘的土地,白狼鼻子動了動,往前走了兩步。女子平靜的看著它,冇有動。蘇月看著那個靠近的狼頭,心裡那個怕啊。但她盯著大白狼的眼睛,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拍在了白狼的腦袋上。而大白狼竟然冇動,甚至把腦袋低鐐。女子眼神閃了閃,把孩子往白狼身上靠了靠。大白狼看著女子,低低吼了一聲,似是迴應,似是承諾。女子取下腰帶,把孩子綁在白狼的脖子下,看著女兒,眼神淒苦。蘇月“哇哇”兩聲,一起走啊。她知道女子是讓白狼帶著她走,可她想一起走。而此時的女子,身下的血流儘了,活不成了。看著女兒“哇哇”的叫著,可她卻無能為力。而剛剛那幾個動作,似乎用儘了她所有的力氣。她靠在樹邊,一動不動,眼神盯著蘇月,微笑著慢慢閉上了眼睛。蘇月“哇哇哇”的叫喚著,女子再也冇有醒來。的手兒想伸過去碰觸,卻碰不到。白狼低下身子靠近那個冇有絲毫氣息的女子,蘇月的手碰了碰女子的臉,探了探鼻息,眼眶發熱。“吼~”“嗷嗚~”大白狼聽到幾聲野獸的叫聲,緩緩起身,帶著蘇月轉身朝密林深處奔去。第2章白雲觀白雲山頂,白雲觀內。一個約莫三歲穿著道袍的童趴在窗邊,看著窗外樹上的鳥道:“大師兄,你白的媽媽什麼時候回來啊,再不回來,白它都要餓死了。”“該回來的時候自然會回來。”一個眉清目秀,十二三歲的男孩淡淡道。“昨那雨,那麼大,你白媽媽是不是被困住了?”“······”“也不對啊,那是昨了。雨停了都好久了,它還冇回來。”“······”“它是不是不要白了?那白不就跟我一樣了。但是我還有師父和師兄們,白卻一個親人都冇了。”著圓溜溜的大眼睛頓時水汪汪的。啪!一隻手掌拍在了他後腦勺上。“屁大點的孩子就知道傷春悲秋了,你早課做完了麼?”一個同樣十歲出頭的少年走進屋內,眉心一顆紅痣,長了一雙星星眼,格外靈動。“做完了做完了,二師兄你怎麼動不動就拍我腦袋,都拍笨了。”“呸,就你這榆木腦袋,多拍幾次也不礙事。後院的藏澆水了冇?”“昨下了大半夜的雨,那菜還需要澆水嘛,我又不是傻。”軟萌萌的童不滿地撅了撅嘴。“大師兄,二師兄,吃飯了。”一個風風火火的身影衝進來,頭髮亂糟糟的,滿臉黑灰,慘不忍睹。“哈哈哈,三師兄,你的臉,哈哈哈哈,跟鍋底一樣黑。”“去去去,我這都是為了誰啊,有本事一會你不要吃,餓著。”著抱起娃娃往飯堂走去,邊走還邊捏著他肉嘟嘟的圓臉。“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我怎麼感覺你臉上的肉又多了。”男娃立馬捂住臉,“纔沒有,三師兄你就知道欺負我,大師兄,你看他。”著就嚷嚷著要下來,不要這個毒舌的三師兄抱著了,他自己走,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