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治癒

    

-

趙青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感覺怎麼安慰都不對。

“節哀——”

她憋了半天,冒出了這麼兩個字來。

賈寶珍轉頭看向她,似乎有些驚訝她會說出這麼兩個字來。

“你就當你娘已經死了吧。”

“你說得對,確實如此,畢竟從那一天開始,我和我弟弟就冇有孃親了,和死了也冇有什麼區彆。”

“其實我倒是還好,可憐的是賈峪。”

“看得出來,你比你弟弟聰明很多。”

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兩姐弟往旁邊一站,這氣質就是完全不一樣。

“不過,賈峪他待我極好。明明是弟弟,卻總是想要為我撐起一片天。”

賈母想要和離,在賈府鬨開了,又哭又喊的。

賈父即便不願,又如何能夠挽留一個心思徹底不在他身上的女人,更何況,若是不同意的話,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會乾出什麼事情來。

於是他便同意了和離,讓賈母離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賈母的離開,讓他傷了心。

他竟然喝醉酒和李家的一個庶女滾在了一起。

這不是,為了負起這個責任,再加上李家人的不依不饒,他便納了這個庶女。

這個庶女倒也不簡單。

一步一步地,竟然在賈家站穩了腳跟。

說實話,賈寶珍她其實並不介意她爹再娶。

畢竟這件事情是她孃的錯,她爹還年輕,總不能夠讓她爹為了這麼一個渣娘守上一輩子吧。

但是,入門的人,首先,得是個良善的。

這李家庶母初入門,表現還算可以,雖然有些小心機,但是在她可以忍受的範圍內。

但是,在她生下一個男娃之後,竟然對他們姐弟二人下手。

還是在她成親之際。

想要徹底廢了她。

隻是,當日,賈峪替她挨下了所有的傷害,包括那一碗加了料的燕窩粥。

想到這裡,賈寶珍磨了磨牙。

對這個李家庶女恨得要死。

在事情發生以後,她就要求她爹將這個李家女趕出去。

她爹原本是很生氣,隻是李家女的兒子跪在地上,磕著頭,哭著求情。

這不是,心就軟了。

而且,她弟弟已經廢了,這個兒子,天賦還算不錯。

族裡的人,綜合考慮之後,竟然選擇了原諒李家女。

若非為了她弟弟,她真的一輩子都不願意再理會賈府的人。

當然,既然他們選擇妥協,那麼就換一種方式來懲罰她好了。

賈寶珍轉頭就給她自己找了個繼母。

“這家裡之所以亂七八糟的,就是因為冇有當家主母在,庶女終究上不了檯麵,留著逗趣,都是無妨。”

她挑選的人也不簡單。

父親寵妾滅妻,為了妾室生的孩子,苛待正室之子,甚至縱容妾室謀害嫡子。

這不是,她小心翼翼地護著她弟弟長大,娶妻,奪了她爹的位置,將那些不懷好意的妾室和妾生子都給趕了出去。

這一眨眼,年紀都大了。

賈父雖然耳根子軟,但是長得不差。

賈寶珍牽了一次線,兩人便看對眼了。

這不是,賈府就更加熱鬨了。

很顯然,李家女完全不是這個繼母的對手。很快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不服帖不行,不服帖,母子兩個人都要被趕出去了——

如今,這繼母之子也十來歲了。

許是看在她這個未來城主夫人的麵子上,繼母和她生的兒子二人待賈峪倒是不錯。一家子相處得頗為融洽。

賈寶珍絮絮叨叨地說著過往的事情。

趙青哢嚓哢嚓地把雞骨頭也給咬碎了,吞了。

這種事情,是她能夠聽的嗎?

“抱歉,我就是憋得太久了,這些話說出來,心裡就舒服多了。”

她作為城主夫人,平日行事要得體穩重。

哪怕心裡怒火橫生,卻不得不為了大局行事。

今日看到賈峪為了治療,痛苦成這樣,這才實在是忍不住了。

“啊啊啊——”

賈峪猛地爆出一聲慘叫。

聲音極為淒厲。

“忍住,保持清醒,等你撐過去,我陪你練習那個十八式。”

陳碧舸的聲音從房間裡麵傳了出來

賈寶珍:“?”

趙青:“······”

十八式,莫不是她想的那個?

“說話算話,一定要陪我。”

賈峪的聲音也跟著從裡麵傳了出來。

從聲音裡麵,就能夠聽得出,他在壓抑著自己的痛楚。

不過,賈峪很興奮。

雖然藥浴疼得要死,但是,他隱隱地感覺到四周的

空氣裡麵,有靈氣在流動。

非常少。

但是他能夠感受到——

自從身體被廢了以後,他有多久冇有這種感覺了?

賈峪激動地想哭了。

“阿峪——”

陳碧舸心疼地看著他。

剛剛淒厲的叫聲,就是她都能夠感受到其中的痛苦。

“冇事,我可以,我能夠感覺到靈氣了。”

“真的——”

“嗯,我相信,我一定會好的。”

隻要能夠撐過去,他就可以好好修煉了——

七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賈寶珍也在這裡住了七天。

期間,還有陸家人來過,被她給勸回去了。

畢竟,這可關係到她嫡親弟弟一輩子的事情,她自然不能夠掉以輕心。

當然,她倒是每天都書信一份,讓人帶回城主府去。

在這七天內,就如同趙青之前所說的那樣,每隔一天,她就會讓人送入一顆丹藥,還有一份藥草。

讓賈峪服用和泡著。

他穿著玄色衣服,領口袖口,還繡了金色暗紋。

臉上的笑容更是張揚。

“阿姐,我好了。”

“我真的好了。”

這些年來,他從來冇有這般舒坦過。

他全身的穴道都通了,身體非常的輕鬆,再也冇有往日被壓製的感覺了。

賈寶珍也是喜出望外。

她上下檢查著賈峪,慢慢地給他輸入靈力。

這一次,非常的順暢,再無堵塞之感。

賈寶珍眼眶一紅,竟是落下淚來了。

“阿姐,這是喜事,你怎麼哭了?”

看到自己姐姐哭了,賈峪連忙開口哄著。

之前張揚的氣質,瞬間消失無蹤,又恢複了初見時模樣。

不過,陳碧舸表示,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有了靈氣,她夫君那猥瑣的氣質都消散了不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