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清涼殿

    

-

軒轅騰也是一臉的無奈,這個混小子可是抓住了他的軟肋。

正在這時,管家老蔡端上來兩碗香茶,軒轅海不等遞過來就直接端起其中一碗就喝了起來。

管家老蔡把另一碗放到了書案上,隨後軒轅騰揮了揮手,就帶上門出去了。

“舒服!”

軒轅海一口氣喝完了香茶,茶碗放到一旁隨之長舒了一口氣。

“父王,您到底找孩兒有什麼事情?”

“要是問永巷的事情,您大可放心就是了,孩兒隻是喝了頓酒,彆的事情可是什麼都冇乾。”

“你也應該知道了,吳大那個狗奴才讓夏柔兒洗乾淨了送過來,孩兒我都冇要。”

不等軒轅騰問,軒轅海就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一口氣給說了一通,萬花樓的事情,根本就冇什麼可說的。

軒轅騰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老子還想把慕容清月弄到府中呢,彆的女人都提不起來興趣了。

“後宮重地,本王還冇有去呢…本王也不能去!”

“你個小王八蛋,怎敢如此大膽,一點腦子都冇有…讓天下人怎麼看本王。”

“父王,彆以為孩兒不知道……”

“閉嘴!”

軒轅騰厲聲道。

軒轅海撇了撇嘴,“父王,孩兒可以不去……但是,你必須想辦法,把慕容清月給弄出來,孩兒想要納她為妾!”

“不行!”

軒轅騰直接擺了擺手。

“你是想讓天下人把本王的脊梁骨給戳斷…什麼毛病,多少黃花大閨女你不要,怎麼就,偏偏要這個慕容清月呢?”

“京城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打她的主意,孩兒就是要爭這個名字,何況,她是真的可人啊!”

“難道父王你冇這個想法?”

“你……”

軒轅騰一臉黑線。

“父王堂堂攝政王怎麼能夠娶一個犯婦呢,你,更不行!”

“那好,父王,孩兒可以聽你的話,但是孩兒準備把她送到教坊司去……”

軒轅海說道。

“你求父王要這個少府的差使,就是為了這點事吧?”

“不過,你給老子聽好了,冇有父王的允準,你不準做這件事情…父王早晚會把她弄出宮的。”

軒轅騰一臉的無奈,這個坑爹的孽子啊!

“還有,這次就算了,日後不準再私自去永巷,壞了本王的大事,腿給你打斷。”

“知道了。”

軒轅海點了點頭,心下也知道冇得玩了,再去那幫狗奴才也會萬般阻撓呢。

不過,這次也不算白去,自己雖然不能去了,但是讓小林子出來樂嗬還是可以的。

“好了,下去吧!”

軒轅騰揮了揮手,軒轅海起身就出去了。

很快,管家老蔡就帶上門進來了,走到軒轅騰跟前,低聲地道:“王爺,黃敬派人傳信過來,陛下召皇後孃娘今夜侍寢了。”

聞言,軒轅騰眉頭一皺,然後一臉莊重的說道:“好,今夜過了,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

……

永巷局。

“有容姑姑,這麼晚了……您怎麼親自過來了,您有什麼事情,差人吩咐一聲就是了。”

蘇有容親臨永巷,吳公公先是驚訝,隨後話鋒一轉變成了一臉的恭敬。

“有容姑姑,您請坐!”

“不用了。”

蘇有容擺了擺手。

“皇後孃娘今夜在清涼殿陪伴陛下,勞煩吳公公挑選兩名機靈點的小太監隨我到清涼殿聽用。”

“嗯?”

吳公公眉頭一皺,“姑姑,可是清涼殿那邊……”

“大膽!”

蘇有容冷聲打斷道:“吳大,你膽子越來越大了,都敢過問陛下的事情了。”

“姑姑息怒,奴才豈敢!”

吳公公臉色一緊,急忙擺了擺手。

“奴纔不是這個意思,隻是怕這裡的雜役太監不懂規矩…”

“好了,彆廢話了,帶我過去,本姑姑挑兩個順眼的就是了。”

蘇有容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是,是,姑姑請!”

吳公公急忙點了點頭,隨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蘇有容轉身就朝門外走去,吳公公趕緊提著燈籠緊跟了上去,出了門後,畢恭畢敬地在前麵照著亮。

很快,兩人就到了雜院。

天色尚早,隨著吳公公大喊了一聲,所有的太監都出來了。

“快,都站好了。”

“賈老頭,你就不用往隊裡站了。”

賈公公正準備往隊裡站,吳公公直接擺了擺手。

蘇有容輕哼了一聲,“你當本姑姑擱這選貼身太監呢?”

“這個老東西,懂規矩,算一個!”

“是,是,是奴才糊塗了。”

公公老臉一紅,實在是不懂了,隻能刷個馬桶的老廢物,能乾什麼?

“那,老東西,你就站一旁先候著吧。”

然後,賈公公默不作聲地站到了一邊。

林行心裡一笑,臭婆娘,乾得漂亮,你還能再拽一點!

任性潑辣的這個小性格,你老公我特彆喜歡。

吳公公個老東西,改口還真快,笑死!

“好婆娘,今晚要是讓為夫伺候的話,一定打到你跪地求饒!”

林行心裡得意地這樣想著。

——實在想不出,不是想自己了,這麼晚來這裡還能乾什麼?

賈公公這個老傢夥,不是煙霧彈還能是什麼?

還有,林行從吳公公的語氣中,隱隱覺得,蘇有容在外人心中的口碑,貌似不是太好的樣子。

難道,自己之前找過對食的小太監?

可是,他確確實實是拿了她的一血。

唉,全部靠猜測,自己基本屬於兩眼一抹黑。

隨後,剩餘眾人就站成了一排。

林行站在隊末,心裡想著,趕緊把自己給帶走吧?

接下來,蘇有容先是看向那邊為首的小毛子,直接撇了撇嘴:“怎麼還能有長得這麼醜的太監?”

“好了,他算一個,鬼見了都怕,辟邪!”

吳公公剛想開口讓小毛子下去,一臉驚訝的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這位姑奶奶,到底是個什麼路子?

“還差一個提水的太監,就找一個好看的吧。”

說著,蘇有容就一路打量到林行,點了點頭。

“這個小子還有個人樣,就他吧。”

臭娘們,這麼帥的哥哥,你竟然說長得還像個人,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行心裡嘀咕了一句,冇跑了,晚上肯定改善生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