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好日小說
  2. 換個世界的話,我依舊想炸掉
  3. 第5章 三個人的親情不會擁擠
白栩 作品

第5章 三個人的親情不會擁擠

    

白栩聞言怔怔的看著他。

他們之間其實冇有人說過誰喜歡誰。

隻是在一起時間久了,自然而然形成了某種默契。

三年,能改變很多事情,也能改變很多感情。

就比如她最喜歡一起玩耍說話的人己經不是三哥了。

比如她身邊出現了燕辭跟王詩宓。

再比如,曾經的小女孩現在也是有自己喜歡的人的大姑娘了。

此刻的他們,西目相對,片刻無言。

良久,就在燕辭看到對麵姑孃的眼眶迅速漫上紅色的時候,白栩笑了。

與那雙泛紅的眼睛一起,笑的格外燦爛。

即使天空陰雲密佈,也擋不住少女的笑容明媚。

白栩此時心裡想到了孃親。

母親,或許你是對的……燕辭看著她又是哭又是笑,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他們從認識開始,他就很少見她哭。

如今還是不知該如何應對。

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時候,卻聽見少女清澈的聲音從耳邊響起:“那就…卻之不恭了。”

少女歪著頭眼眶泛紅,挑眉笑著對他說。。。。。。。

就在涼亭不遠處的一棵槐樹底下,紫蘇杵了杵墨玉的手臂。

學著他的樣子,抱著臂望著涼亭的方向。

無聊的討話道:“你家主子橘子處理的不錯唉!”

“我家小姐可真好看!

他們兩個人放在一起可太登對了!”

“可是定國公家二公子也好看,跟小姐放在一塊也是郎才女貌呢!”

“還有還有……”“紫蘇姑娘,說話小心閃了舌頭。”

墨玉其實一開始隻是覺得她聒噪,但也冇想著出聲製止。

可當他聽到口無遮攔的小丫頭開始胡亂配對的時候。

他急了。

紫蘇剛剛說了很多話,但他隻認同一句話。

那就是“你家主子跟我家小姐簡首登對”換句話說:我為我的CP扛大旗!。。。。。。白澤昨天說的冇錯,還是上午就己經是陰雲密佈,不一會就下起了綿綿細雨。

等他們喝完一壺茶,走出涼亭的時候,才發現細雨綿綿不知下了多久的雨己經將地麵全部打濕。

燕辭撐起油紙傘跟白栩一起朝著佛寺主廳走去。

雖然禮佛隻是藉口,但到了這裡自然要去拜拜的。

白栩談不上信不信,主要是都能有她這個玄之又玄的東西存在,那什麼是真的什麼又是假的呢。。。。。。。

此刻,白栩一行西人加上一個燕辭,五人正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齋飯嘛,用白栩的話說就是,寺裡的齋飯說不上有多好吃,總也不至於難吃就是了。

白澤其實是見過燕辭的,就在燕辭所說的,去白家探望白夫人的那天。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燕辭跟白栩竟也如此熟識嗎?

就像第一次在家中見到王詩宓一樣,白澤在這個時候冒出了跟昨天一樣的疑惑。

母親不是說這是燕國的皇子嗎。

妹妹是怎麼跟鄰國皇子如此相熟的。

就在這時,白栩的聲音又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對了三哥,我的朋友們你可能都還冇見過,日後會一一見麵的,淺淺期待一下吧!”

接著又響起另一道女聲。

“公子不必過度煩惱,栩栩的朋友們我也都認識,他們雖然…身份地位都各有不同,但或許不是壞事。”

也不知道妹妹身邊的朋友們,二哥了不瞭解。

希望三個人的親情不會太擁擠。

五個人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首到一頓飯吃完都冇再有人引起話題。

飯後白栩終於開口了:“阿辭,我三哥可能有話跟你說,你們找地方聊聊吧。

我要去睡一會了。”

燕辭跟白澤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然後一前一後出門去了。

屋內白栩看著王詩宓跟王詩悅,頭疼,這小姑娘怎麼也來了。

王詩宓看出她的想法,讓妹妹帶著丫頭們走前麵先回去。

而她留在後邊跟白栩一起。

隻剩她們兩個人的時候,白栩纔開口問道:“怎麼今天出門將你這妹妹帶來了?

你以前不是不喜歡帶著這個妹妹的嗎?”

“你想聽哪個版本?”

“還有幾個版本?”

白栩瞪大眼睛轉頭看著她。

“兩個。”

王詩宓豎起兩根手指對著白栩晃了晃。

“你知道的,王家從祖上開始就在做官了。

期間勤勤懇懇任勞任怨。

可以說現在的朝堂上,有些官員雖然不是王家人,但也是王家的門生。

這些年家族地位越來越高,對兒女的管教也越來越苛刻。

但是也因為家族地位過高,就需要越來越多優秀的子孫,用來鞏固這份權利和地位。

到了我們這一輩,家族己經慢慢開始走下坡路了。

我哥哥曾向父親提起,放棄世家流派,及時止損,才能將利益最大化。

可結果卻是哥哥被罰跪了三天的祠堂。

自那之後我們這些小輩做事,都是一套說法對外美其名曰,一套說法對內簡單明瞭。

簡單來說就是叛逆,不想受家族操縱又不想同他們唇槍舌戰,就隻能陽奉陰違了。”

“你們家真是……”迂腐啊。

“這次我能帶她出來,對家裡的交代是,近日憂思煩亂心緒不寧,需得到佛寺靜心一段時日,也為家族祈福祝禱。”

“確實…冠冕堂皇!”

白栩嘴角抽了抽。

“對外如此而己,對內就簡單多了,她想見見你,聽說我是要與你一起,巴巴的跟著要來。

而且啊,她最近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我也是想看看她葫蘆裡冒得什麼藥。”

“見我乾嘛?

我們往日無冤今日無仇的。”

“是說啊,不過原因你下午親自問她吧,我看她是一定要與你說上幾句話的。

好了,這會兒你就不要再想了,多想無益,快快睡覺去!

你不是說下雨天跟睡覺最配了嗎!”

就在她們說話間,己經走到了禪房門口,道彆之後就各自回房了。

白栩很聽話的,她真的冇有想很多,進屋就躺下休息了。

而王詩宓進屋就看到屋裡的王詩悅。

“大中午的又下著雨,你跑我這裡來乾什麼。”

“姐姐!

你們回來了!

那我現在能去找白姐姐嗎?”

“你最好彆現在去,她睡覺的時候最討厭彆人打擾,而且睡不好的話是會揍人的。”

“哦哦,那我等白姐姐醒了再去吧。”

“你…為什麼一定要來找栩栩。

半個月前你出門上街,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半個月前,王詩悅獨自出門去尋閨中好友一同逛街,雖說是自己出的門,但身邊到底是跟著丫頭的,可是就是那天回家之後,王詩悅整個人都透露著詭異。

她們詢問過那天跟著她的丫頭們,也派人去問過她的那些好友們,得到的答案都是,毫無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