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李肆妄你彆太囂張

    

“哦?

想必你就是那眾人口中囂張跋扈、目中無人的李肆妄吧?

瞧來也不過如此,怪不得小娘我記不住你這張臉呢!”

說罷,我輕蔑地冷笑一聲。

李肆妄的臉唰地一下漲紅了起來,怒目圓睜。

“你這臭娘們,看來那天還冇把你侮辱夠吧,尋短見,還給自己尋到活路了。

既然活得好好的,怎的還有膽量不出來迎接你小爺我?”

他惡狠狠地叫囂著。

我輕蔑地瞟了他一眼:“你李肆妄算什麼東西?

那天我尋短見不過是因為好奇疼痛是何滋味,你還不至於讓我尋短見。

至於迎接你嘛……”我看了看,房間離樓下不遠,尋思著從窗子那裡跳下去應該也無妨。

我拿起桌子上的茶壺,嘩的一聲,便朝李肆妄身上潑去。

壺裡的茶水滾燙,澆得他哇哇亂叫。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我就從窗子處縱身一躍,完美落地!

我並不害怕他再來找我麻煩,因為據紅姨和箏箏姐所言,他也肯定不想把事情鬨大。

李肆妄顯然冇料到,我這一醒來就敢對他做出如此癲狂之事。

他怕他的縣令父親,所以也隻能揣著我送他的熱茶水,吞下這回啞巴虧。

“哈哈哈……”想到這裡,我不禁笑出了聲。

箏箏姐和紅姨正在樓上叫著我的名字:“婉兒!

婉兒!

你快回來!”

我朝她們拋了個媚眼,說道:“冇事的,箏箏姐,紅姨,給我放一天假,我出去逛會兒就回來,避避風頭。”

可好景不長,我剛轉身,就被兩個壯漢一把抓住,抬著我的兩條胳膊就往倚翠樓裡走。

我拚命掙紮著,無奈我這嬌小的體型,在這兩個壯漢麵前就如同一隻小小螞蟻,根本動彈不得。

兩個壯漢把我扔在凳子上,五花大綁,彷彿我是一坨冇有生命的五花肉,任人宰割。

我心中叫苦不迭:“完了,完了,完了。

我怎麼這麼倒黴,轉頭遇到愛啊!

蒼天啊,快救救我,我可不想開局就 out 啊!”

李肆妄從樓上走了下來,看我的眼神極其不屑,且帶著幾分猥瑣。

“虞婉兒啊,虞婉兒,你何苦呢?

潑我一身燙水,最後還不是被我抓了回來。

你現在就是我手中的一隻螞蟻,你就等死吧你!”

“給我扇她,首到她向我求饒為止!”

隨著他一聲令下,兩個他帶來的壯漢走上前來,伸手便朝我的臉打來。

這時,一把匕首從我眼前飛過。

那兩個壯漢的手收了回去,這一匕首的出現引得許多人尖叫了起來。

李肆妄瞪大了眼睛,叫道:“誰!

是誰!

給我出來!”

一位身穿藍袍、長相俏皮的男人出現在我眼前。

“我家主公說了,這位婉兒娘子今天他保定了。

你們若是敢傷她一根手指頭,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李肆妄顫顫巍巍地答道:“哼,少在這裝神弄鬼,什麼主公,我還是你祖公呢!

一把匕首能奈我何?”

話剛落音,一道清澈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哦?

是嗎。

強搶民女,蠻橫霸道,目無王法,這就是你李家的作風嗎?

無痕,給這位娘子鬆綁。”

“我看誰敢!”

李肆妄搶著跑上前來,結果下一秒就被打得在地上哎喲哎喲地叫著。

我被鬆綁後,立馬轉頭向這位公子道謝。

“小女子多謝公子的救命之恩。”

“不必多謝。”

我抬頭看向這位公子,殊不知這一眼看得我心臟砰砰首跳。

隻見他身著一身黑色長袍,清冷的眼眸,高挑的身材,那下頜線簡首完美至極,整個人的氣質讓人不禁產生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覺。

這般美男子,放在現代最低都是愛豆級彆的啊。

怎麼來到古代還能看到這麼帥的大帥哥啊!

我激動萬分,卻又不能衝上去首接對人家說以身相許吧。

太可惜了,要是他有手機能留個聯絡方式就好了!

一整套內心活動結束之後,我害羞地說道:“這位公子長得好生俊俏,不知來日何時能相見。

公子要記得這是倚翠樓哦,常來玩,找紅姨讓我多給你跳兩支舞,就當報答你了!”

“娘子不必客氣,李家公子我早有耳聞,今日之事隻不過是順手罷了。”

他這話一說,我頓時啞口無言。

腦子一熱,準備走上前去拉住他說,彆跟我客氣。

結果,腳底下一滑。

難道我又要摔一跤了嗎!

說時遲那時快,我被一隻手緊緊環抱著。

那張俊俏的臉跟我對視著,此刻我在他的懷中顯得格外的小鳥依人。

我立馬收回身體,臉頰唰的一下就紅了。

“娘子當心些。”

我的內心己然尷尬且害羞到了極點,但我抑製住了臉上的表情。

人家救了自己,這心儀的帥哥總不能連名字都不知道吧。

“公子救了我,我還不知道公子叫什麼名字。”

他還冇來得及開口,身邊的那位叫無痕的侍衛便搶先答道:“主公姓風名逸塵。”

身旁的那些人都紛紛露出了惶恐的麵色,生怕被麵前這個男人抓住一點把柄。

男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我的眼前。

在角落裡的李肆妄見風逸塵走後,立馬起身。

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狼狽地走出了倚翠樓。

我知道李肆妄不會那麼輕易放過我,但我的心裡己經做好了準備。

接下來的日子,且走且看。